果壳中的世界

主萌韩叶、双花、喻黄、周黄、ALL叶
6,8之后再见

【韩叶/多cp】城市夜店异闻录02

*仍旧在喻黄篇

*怪人801是曾经往黑蓝周边中投毒,送威胁信的一个货

*独闯的风萧萧大家都应该知道的吧……脑洞非常大的一个,本名叶凯

*并没有一直在欺负冯主席

01


02.

 

“那两个人看上去鬼鬼祟祟的,在店里转了十几分钟了,是不是想偷东西啊?”韩文清毕竟还是有点良心的。

“没事,随便偷,这包黄鹤楼到时候也算他们身上。”叶修淡定道。

“万一是来抢呢?”韩文清对叶修往口袋里塞烟的举动感到了不齿……

“他们看到你这张脸还敢抢?”叶修抬头吃惊道。

“那他们是在干嘛的?”韩文清双手环抱,头顶青筋,一副叶修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就说不好会发生什么的神情。

“呵呵……”叶修干笑着拖延了十几秒钟,突然笑容一收,显然是想好了说辞,“老韩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关键,让哥大发慈悲告诉你吧!”他气势如虹,话说在韩文清面前如此大放厥词实在是让人很钦佩……

“按照我的推理,这两人衣着虽然普通,但掩盖不了他们长居上流社会的气质,显然,这样的人不可能来偷窃抢劫,同理,来这样一看老板就时日无多快要倒闭的便利店也没什么意义,那么接下来便只有一种解释了,他们,其实是道上有名的两个杀手,这其实是一起蓄谋已久的凶杀案,目标并不是这一家小小的便利店里整天捧着救心丸的时日无多的店老板……”

 

“我认为,那位拨打匿名电话,不愿意透露姓氏的叶先生,就是收银台后的其中一位。他们制造了这起疑似命案的现场,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未有什么可以指证他们二人的实际证据,时日无多的店老板只是晕了过去,我们看不出他有遭到什么暴力对待。”

“就是说啊,说实话反正他也时日无多了大概也用不着什么暴力对待自己就可以晕过去了……”

“少天说的很有道理,他们打电话给我们栏目,抛出这样有噱头的一个爆料,这种情况下我们栏目人员一定会来到这个现场播道,观众朋友们,我们的节目是直播的,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会被时事播报,你们现在能想到他们是如何进行这起神秘的凶杀案了吗?”

喻文州抛出一个疑问句之后便停了下来,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望向收银台后的两位。徐景熙心领神会将摄像头转向了收银台……

 

“没错,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个城市的所有人!”叶修说得神采飞扬,正准备抓起韩文清的手再往桌上来一下,不料这次对方早有防范,叶修这一下还没拍下去,便被韩文清反手捉了手握住。

“不要小看这区区一小家便利店,你要知道一家24小时的便利店可以拯救多少见光死的宅男?多少不敢踏入黑暗料理界的最深处——学校食堂的住校学生?多少……”叶修一边瞎扯一边试着抽了下手,结果没抽出来。

“说重点。”韩文清冷冷地说,同时用手指划了下叶修的掌心。

“好吧,总之按照我的推理他们就是准备往海鲜味泡面里投毒的怪人801。”叶修耸了耸肩,忽然用力一抽手,结果没想到韩文清抓得确实略紧了些,这一用力反而带倒了两人。

叶修的后脑磕在收银台后的柜子上,前额又被韩文清直直地撞了上来,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还眼冒金星着,忽然感到韩文清放开了他的手,伸出双手将他环抱住,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就不吐槽为什么是海鲜味了……扯淡扯够了吧,这两个杀人犯走了我们就关店,来算算你大学从我宿舍逃跑的帐。”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性感得让人沉沦,如同深渊低谷中回荡千年的钟声……总之结果就是——叶修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让我来从头解释吧,店老板的昏迷其实也是和这两位也是不无关系的,首先由那位看上去很嘲讽的先生对老板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打击,而完成致命一击的,大概就是那位看上去身负数起命案的先生了。而在命案先生对老板完成最后一击的时候,嘲讽先生,或者说是不愿意透露姓氏的叶先生打电话到了我们的节目。”

“真是精彩的推理!话说组长你到底是如何推出嘲讽先生就是不愿意透露姓氏的叶先生的呢?”黄少天摸了包薯片,找到摄像头的死角便扯开了包装,嘀嘀咕咕地说道:“深夜档怎么可以没有夜宵。”

“因为嘲讽先生的售货员工作服上面的售货员卡上有姓名啊,姓叶这一点和不愿意透露姓氏的叶先生相似呢。”说着喻文州也从黄少天手里摸了片薯片,“晚上少吃油炸食品。”

“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说到到底是如何做到谋杀全城人的,想必观众朋友们都等急了吧!嘿嘿……说起来组长我也要等急了呢,就让我们揭示出真正答案吧!”黄少天眼睛闪亮地望着喻文州。

“其实一直到现在才揭示真相是有原因的,因为凶手并不只有这两人,尚未登场的第三人,才是完成这起惊人的凶杀案的关键……”

“哦?那么关键在哪呢?啊!罪犯二人组突然一同倒地了?!他们是起了什么争执吗?”

“不,我想……大概是捡东西吧……”

“有什么东西需要两个人一起捡呢?”

“某些……很重要,很特殊的东西。”

喻文州眼神玩味,黄少天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迅速拉回话题道,“不管是什么东西,还是先请组长还解释下传说中的幻之第六人吧……啊不是关键的凶手第三人!”

“这第三人的用处呢,便在于他能使出一种奇异的力量,这种力量能使全城的某种人痛不欲生,无法正常生存,这人定然是身负异相……他们的目的,就是借这档节目向全城人传播痛不欲生的种子!”

 

“郑轩……这是第200个怀疑我们这套推理是隔壁片场的风萧萧独家赞助的了……只有一位叫叶凯的观众打电话来大力赞扬,说组长的推理跟他一模一样……”

“嗯……这是第198个询问组长在当节目组组长之前的工作是不是某条街道的犯罪顾问……”

“这是第357个询问组长和黄少什么时候去瑞士登记的了……”

负责接投诉电话的李远和负责传话的郑轩二人深深地对望了一眼,一同望向徐景熙,异口同声道:“牧师,我们需要治疗!”

“去去去,我还需要治疗呢再说了我是守护天使不是牧师。”徐景熙端着摄像机斜眼望了那两人。

“话说……我们是不是涉及到了某些读错台词外加走错剧本要被灭口的问题?……”

 

“……呵呵,老韩你就是要关店算账也要等顾客都走了再说啊……”叶修寒毛直往上窜,他一边努力向后缩去一边说道。

“这两人逛了这么久了也该走了,这么晚了也不会有人来了。”韩文清眉毛一挑,话音刚落,便利店自动门“欢迎光临”的女声再次响起了……

这次走进来的,是一位身穿正装,眼戴墨镜的客人。

 

叶修和喻文州几乎同时说道,“就是他了!”


tbc.

---------------------------------------

其实这段故事的中心在于通过正确的推理推出错误的结论和通过错误的推理推出错误的结论……

再下一更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sad……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