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中的世界

主萌韩叶、双花、喻黄、周黄、ALL叶
6,8之后再见

【韩叶】战争与和平(军团长韩X数学家叶)17~18

*修数学家叶的bug计算出现(这不科学请勿深究)

*简单的风力仪就是用细绳连接一个小球,然后通过小球的质量和在风中偏移的角度计算风力的,受力分析就完了

*一直觉得男友陪跑操场真是又甜蜜又痛苦的事……


17.

 

第二日一早暴风雪便已袭来,白茫茫的一片,已然是完全不能辨别方向。

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最有经验的冒险家也该选择暂时停步了,但他们二人却不得不上路。一来是因为干粮问题,二来叶修的身体开始出现高热症状。

凭着昨日的星空,初期他们还勉强能认得方向,但走了一段之后韩文清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

叶修一时不察撞在了韩文清背上,揉了揉鼻子,说:“老韩你停下好歹给个提醒呗,哥现在可脆弱的,万一就这样撞晕过去了怎么办。”

他的声息微弱的就要被狂风暴雪所湮没。

韩文清回身摸了摸他的额头,烫的惊人。

这是在冰天雪地里令人绝望的温度。

他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叶修,无法辨别方向了。”

叶修嗯了一声,笑道:“刚刚哥就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开口求哥。”

韩文清抿着唇,忍了又忍,硬是把“你有本事说话有本事自己走两步看看”给吞了回去。

以叶修现在的状态,多说一句话都是奢侈。

其实叶修现在也说不出几句话,他半眯着眼睛靠在韩文清身上,觉得全身热得跟火烤似的。之前凭着惯性被韩文清牵着一路向前,现在一停下反而觉得再无法行走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

“你要的纸笔,还有这个怎么用?”

韩文清轻轻拍了下他的脸,叶修眨了眨眼,找回了些意识。

“拎着线的一端尽量不要动,让金属球靠着风力平衡。”叶修蹲下身来对着金属球望了许久,刷刷地开始写了起来。

在那个小木屋里时韩文清也见过叶修的字,歪歪扭扭的跟鬼画符似的,但这次不一样,叶修的数字字母写得十分漂亮,清秀而有力。

身为军团长,韩文清见过许多人的演算稿,但没有人能像叶修那样,能将数字写得令一个对数学不甚了解的人感到心灵的震撼。

不足五分钟便是一大面的演算。

叶修顿了顿,用手在纸上比了下,继而指了个方向,对韩文清说,“那里是北边。”

他似是想起还没交代之前他所做的,又补充道,“虽然很简陋,但那好歹也是一个风力仪,哈,哥就知道会用得上。”

叶修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主旨围绕着“哥这么大功劳好歹给根烟慰劳下呗”。

韩文清没理他。收拾完行李再准备上路的时候却发现叶修闭着眼靠在一旁,韩文清叫了他两声。叶修的睫毛微颤,却没有回应。

韩文清蹲下身,不由自主地伸手触碰到叶修的脸颊,犹豫了一会,他轻轻在叶修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那一吻绻缱深长,如经世不变的承诺。

路途遥远,但只能选择继续走下去。

韩文清留下了食物和水,以及基本的工具在背包,而帐篷却被留在了这漫天风雪之中——他没有能力再拿其他东西了。

他怀里抱着叶修,就如同抱着一团火。

此后便没有退路,你我生死与共。

韩文清一度以为,在无情的战争之中,雪山上这段经历,虽是生死一线,但也应是最为纯白的。

直到佷久以后他才明白,战争如影随形,便是躲到天涯海角,仍是在战争的笼罩之下。他们有责任和义务,去结束这场无谓而荒谬的战争。


18.

 

叶修被韩文清压着在操场上跑圈的时候,觉得这世界再也不会好了。此时他已经跑了有三千米了,诚然这点训练量对一个普通的军人来说连开胃菜也算不上——比如他隔壁大气都不喘一下的这位。可是这训练量放到叶修这个大学生身上,几乎要了他的命。

此刻叶修觉得自己双腿如灌了铅般的沉重,他这辈子第一次发现心脏的跳动似乎都是件劳累的事。

“休息一下。”

韩文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修下意识的身子一软,就要倒下来,然后便被人扯着胳膊又拽了起来。

“……老韩……虽然你没打过哥……也不至于……这就要……弄死哥吧……”叶修喘息着,勉强说了句完整的话。

“怎么?这就不行了?”韩文清不为所动,凭借着身高优势,硬是拉着叶修不让他倒下来。

叶修苍白着脸,靠着韩文清一只手借着力,双腿颤抖着勉强没倒下。这样维持了半晌,叶修开口道:“老韩,扶我走两步。”

 

韩文清扶着叶修缓慢行走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这世界再不能好了。

“啧啧啧你们两个居然在军营里公开秀恩爱,要脸吗要脸吗要脸吗!队长你看霸图军军团长都带头这样,霸图军已经没救了不足为虑下一次任务军功最多的肯定是我们蓝雨……咦……队长你的脸色怎么有点恐怖?是不是今天训练做多了队长你千万不要勉强啊!”

“少天,安静些。”

“就是,少天你没看到喻文州背后藏着录音笔吗?尽录你的垃圾话了,喻文州你来偷窥就不该带着黄少天的啊。”

“叶不修我们队长哪像你这么卑鄙无耻!你那个角度根本看不到我们队长背后藏了什么哈哈果然没什么录音笔,我就知道我们队长怎么会用录音笔这种狗仔队才用的这么没品的东西,咦叶不修你又转移话题韩文清你也不管管他……”

“嗯,没有用录音笔,是微型摄像机。”——这是微笑的喻文州。

“-皿-”——这是完败的黄叶二人。

“自从认识了少天,我就再也没用过录音笔了。”

“队长……你……!”——这是说不出话的黄少天。

 

“叶修,今天还剩七千米。”

韩文清的突然发话令叶修吓了一大跳,他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表示老韩您大人有大量饶小的一命呗。

继而就被韩文清捏脸了。

“军队里就你脸最胖。”

又捏脸又捏脸又是捏脸!叶修这几日饱受韩文清的捏脸攻击,居然还被当事人嫌弃了?!叶修一脸卧槽地看着韩文清,没忍住不知道是吐槽还是自黑地来了句,“哥这是婴儿胖。”

话音刚落他便身手敏捷地来了个闪避——果然,韩文清继捏脸攻击之后的常规连招便是捏肚攻击。

 

那个时候叶修觉得,身为一个脑力工作者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日子了。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意识到这样日子的可贵。

即使是浑身颤抖,也有人搀扶,这样的日子,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他熟稔地喊着直属上司的外号,和高他数个军衔的黄少天嬉笑打混,被心脏的喻文州阴上一阴。

他还没有体会到权势的黑暗和深不见底,高官们只见争斗不见人民疾苦。

他还不知道为同一个目标奋斗的人,想法能相差多远。

 

他还没有见到过战争。


tbc


*“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冰心

*这篇计划是短篇的生贺文居然破万了……

*黄少还是叫喻文州队长这里是小小的私心啦

*这文越往后会更的越慢,一方面po主快考试了,另一方面是为了协调两线剧情的统一

*就是说看哪边进度对不上就在哪边加个肉什么的

 *其实po主觉得这两段的韩叶真是即甜蜜又天真…… 


*小伙伴们~迟来的清明节快乐~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