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中的世界

主萌韩叶、双花、喻黄、周黄、ALL叶
6,8之后再见

【韩叶】战争与和平(军团长韩X数学家叶)14~16

*打戏bug求放过(被打戏弄死了,他们的战斗虐的我)

*今天上午去医院拔智齿,结果智齿没拔成倒补了一颗龋齿……过两周还要去复诊orz神烦……

*总觉得单数那条时间线关系进展有些太快了是怎么回事ヾ(。 ̄□ ̄)ツ


14.

 

 “少校大人啊,哥要是把你这里的零零碎碎打坏了,怎么说?”叶修矮身躲过韩文清的一击,调笑般地问道。

两人初期格斗的速度极快,基本上每一次出手都连带着数种变化,嗯,还连带着叶修的各种垃圾话。

“赔。”

韩文清干净利落的一个字让叶修瞪大了双眼,正寻思着要吐槽点什么,忽然有人推门进来。

张新杰还未进门便听到了里面的打斗声,他听得出参与战斗的只有两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完全信任自家军团长的战斗实力。

他思索了数种可能性,进门看到还穿着列兵军服的叶修时,便心下了然。

两人的近身战节奏极快,张新杰估计这场打斗很快就会结束,于是淡定地站在门口,扶了扶眼镜,这才对分了注意力的两人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要管我,你们继续。”

在张新杰出声的瞬间,叶修硬接了韩文清一拳,借着力向后退了两步,眯着眼睛数着,一,二,嗯,果然没踩中。

不过……大概就是在这一片范围内了。

在韩文清说出“赔”字和张新杰进来站定这短暂的时间里,叶修已经把所有待客的玻璃杯通通砸碎了,此刻地面全是碎玻璃渣,两人打斗的时候不仅要留意对方的动作,更要注重脚下的玻璃碎片。

这一手对精神力的要求级高,但双方反而加快了攻速。

叶修知道这样不行。

他的反应和自由搏击是为离家出走练出来的,但大学更多的时候都泡在了图书馆和宿舍,如今在军队唯一用得上的就是一时兴趣所学的解剖学,对于人体的了解使他的打击位置十分的技巧。

他敢于挑战韩文清,却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赢他,一开始这就只是缓兵之计,他要拖延时间,找机会进到嘉世庄园——这是联盟破绽纳粹密码的秘密基地。

如果一定要打的话,最理想的用沙盘对决或是到可以利用地形的复杂地势——总之绝不是在这个办公室内说打就打。

韩文清的近身肉搏简直太犯规了!叶修愤愤不平地想到。

不过他并不是没有赢面。

叶修脑内瞬息万变,眼前还观察着韩文清和室内格局,手上的格挡动作一慢,被韩文清一拳直直打在了胸膛上,他咳了几声,气息开始变得不稳,大学长期荒废的结果开始显现。
这一拳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一样,叶修在韩文清的拳下节节败退,勉力支撑。

 

韩文清将叶修压在地上的时候,张新杰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却又说不出来具体在哪里,他考虑了下,毫无依据的直觉虽然具有参考价值,却没有必要说出来给韩文清徒增负担。

这样考虑了之后,张新杰又看了这惨不忍睹的办公室,眼角跳了跳,说:“少校,我还是明日再来汇报吧。”说罢又抱着资料走了。

韩文清对张新杰略一点头,算是做了答复,接着回头评价叶修道:“自由搏击学得不错,战斗意识不错,实战不错。”韩文清压着身下的叶修,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忽地伸手捏了叶修一把脸,接着犹豫了几秒钟,又往叶修肚子上捏了一把。

“喂!老韩你这是性骚扰啊!士可杀不可辱你……”韩文清横了叶修一眼,一手捂住他的嘴。

“缺乏锻炼,体力太差,战斗中废话太多。”韩文清一脸嫌弃地看着叶修。

“哥那是战术好吗?哥这要是废话也算多,那隔壁蓝雨的黄少天算什么……”叶修嘟囔着。

“少天体力比你好,肺活量比你大。”

叶修一窒,他隐约觉得,韩文清偷换了概念。

 

15.

 

韩文清黑着脸紧盯着叶修,大脑内循环着揍死他揍死他揍死他,陷入了暂时的语言障碍。
叶修倒是完全没有惹了祸的自觉,双手枕着后脑勺躺在地上,保持着之前亲吻的体位,还颇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

韩文清眼角一跳,刚要发作,就听到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老韩啊,其实呢,哥是同性恋。”

韩文清依旧黑着脸,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呢,你看,哥这么辛苦救你一命,想来你也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吧。”叶修望向韩文清,眉眼中带了笑意。

韩文清忽然感到内心无以复加的悸动,在这漫漫雪夜中,他仿佛透过叶修的笑意,看到时光的彼端,那里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孔的少年,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的笑着,说:“嘿,老韩,看到哥这么英俊潇洒,想来你一定被迷住了吧,不如从了哥吧。”

他向来不相信宿命一类的论调,但此刻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韩文清看着叶修,沉默许久之后,他低头,一把抱起叶修走进帐篷之内。

荒芜空旷的雪地上尚还印着两人并肩躺过的印迹。那路过的风儿中隐隐约约能听到两个字,带着惯有的肃杀和一丝难言的温情。

“幼稚。”

 

16.

 

在一般人看来,叶修突然发难一腿扫向韩文清的时候算得上是破绽百出。但是韩文清本人却看得出,这只是一记虚招,真正的重点在叶修的手上。

他冷哼一声,小聪明还是这么多,可惜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

韩文清侧身闪过,转身便冲着叶修的脖子上去——力图一击制胜。

这一下来的可谓是快准狠,叶修像是完全没反应过来似的就要被卡住脖子。韩文清骤然而生的危机感,不过他并没有退缩,硬是扭转了伸手的方向。

紧接着他便是刺痛的感觉——叶修指缝里是明晃晃的玻璃片。

韩文清顺着手感朝叶修夹了玻璃片的手压去,忽然感觉眼前一暗——挂在高处的大衣落下,正好罩在了他的身上。

平心而论,即使阻了视野限制了动作,韩文清的反应也丝毫未慢可惜他的面前是叶修,仅凭精准的判断去应对完全不足的叶修。

“哥赢了。”

叶修压在韩文清身上,他的呼吸因为体力的消耗而变得不稳,汗水顺着额角不断滴落,但手里的玻璃碎片却稳稳地抵着韩文清的下颌。

韩文清沉默了几秒钟,说道:“嗯,按照一场抵一次军纪,你还欠我153场。”

他丝毫不介意脖子上的玻璃片,再度伸手捏了叶修的肚子,皱眉道:“太缺乏锻炼了。”


tbc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