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中的世界

主萌韩叶、双花、喻黄、周黄、ALL叶
6,8之后再见

【韩叶】战争与和平(军团长韩X数学家叶)09~13

*应群众的要求,打上了双结局的tag

*军衔有点bug,查了下发现军团长应该是中将以上的,但是这里设定的韩队还是少校,毕竟二十来岁的韩队官衔还是不要太过分了吧

*雪地看星星一直是心中最浪漫的场景之一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写的是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09.


这一日夜里,连绵了数日风雪的天奇迹般的出现了星空,北斗星高挂在空中,猎户座的参宿四星旁边搁了几颗不那么明亮的小星星。

韩文清看着坐在火堆旁边的叶修,火光中他的脸庞明灭闪烁。星空和地平线连成一线,苍茫白雪和黑夜揉成一团模糊的影像,衬得叶修越发遥远。韩文清突然觉得莫名有些心疼。

流星划过天空,唱着一曲逝去的歌,漫步阑珊的旅人最终回到了家乡,而英勇的战士却死于阴谋。

以上文艺的是作者,不是老韩。

韩文清只是一步越过火堆,劈头盖脸的把叶修手上的烟给收了。

叶修一脸的愕然,显然不太明白韩文清凭啥夺了他的烟。韩文清此刻也有点发懵,不过看了叶修的神色他立马又摆回一副交钱包不杀的脸,唔……刚刚是交了也于事无补的脸。

“军中禁烟,顺手就拿过来了。”韩文清继续顺手放自己衣兜里,没有半分要还回去的意思。叶修一脸的当哥不知道啊的怪异神色——军中确实禁烟,但是以韩文清为中心三百里处哪有生物敢抽烟,当然,除了叶修。

 

10.

 

叶家世代军旅,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对于一个和枪杆子过了一生的将军来说,即使是剑桥毕业的高材生,也不过是一粒带了光环的尘埃——仍旧是一枪可以崩掉的。

所以在挑选叶修所进的军队的时候,叶老爹果断的选择了霸图军——此时韩文清的名号已是全军闻名,霸图军的失物招领处每天都出不敷入。

那一年的秋天,一往直前不知后退的霸图军因为新一期某个小列兵的加入多了些乐趣。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家长如此狠心将自家少爷送到以魔鬼训练著称的霸图军,新来的小列兵细皮嫩肉的连被子都叠不好,但却有一项绝技——他每赌必赢。

治军森严的6军自然是没什么人敢赌的,但其他军团却不至如此。从叶修第一次晚归带给士官一打银票起,他赌术高超的名号便渐渐传了起来。好赌的士官列兵里自然是没什么厉害的高手,大多数人都只是为了释放压力,原先大家也都算是势均力敌,但剑桥大学的数学系高材生叶修却打破了这个平衡。

叶修带领着霸图军迅速席卷了数个军营……的钱包,蒋油、夜未央等老兵纷纷表示有种跟着韩少校出门巡逻的即视感。

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修比韩文清更狠——“韩少校只会抢走你的钱包,但叶修在赌桌上却能让你只剩条裤衩。”某受害群众这样表示。好吧其实韩文清并未抢过任何人的钱包,钱包是回得来的——如果你有勇气去霸图军失物招领处面对张新杰上尉的强迫症,同时冒着再一次遇上韩文清的风险。

不管怎么说这一情况很快就被汇报到了韩文清那里,于是当天下午,叶修便站在了韩文清的办公室里。

叶修此时才第一次见到这位传闻中年轻有为的上尉,面前的青年因为过于严肃的面孔显得有些老成,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身上的威仪与气度。

但是这一切都与叶修无关。

唔……这就是传说中的钱包脸?叶修如是想到。


11.

 

叶修绕着韩文清智取豪夺数次未果之后,终于放弃似的长叹了口气,“总跟哥的烟过不去。”叶修扯着外衣,径直倒在雪地上,倒有几分出世般的洒脱自在。

韩文清跟着他一同躺在雪地上,满天璀璨夺目的星光,竟让他生出了几分浪漫的感觉。

战争中生死一瞬,他在这星空雪地之中难得的放松了神经,忽的一愣,冬季大三角……

“哟,老韩你居然还知道这么文艺的词?”

叶修调笑的声音传来,他才发现到自己无意识地说出了声。

“以前和人看过夏季大三角,有点类似。”

“看不出来啊老韩你这么浪漫,”叶修咂舌,“霸图军什么时候军纪这么散漫了啊,话说回来,那陪你看星星的姑娘钱包可还好?”

“不是姑娘,是队里的一个小列兵,”韩文清已经能熟练的无视叶修的垃圾话了,他冷哼了一声,“说起违纪,那家伙倒是首屈一指,如果那家伙现在在我面前的话……”

叶修听到小列兵的时候明显愣了下,听到后半段时胡乱咳了两声,好奇地问道:“如果那个小列兵现在在你面前的话你怎么办?”

“先揍一顿再说,”韩文清回答的很快,想了想又继续道:“不过他自由搏击其实很厉害,就是体力差了点。”

叶修又哈哈干笑了两声,“你还记得那个小列兵叫什么吗?”

“当然记得,他还是个大家族的公子,名字叫……”韩文清突然止了声,皱了皱眉头,“他叫什么来着?……”

火堆烧的很旺,羽绒衣里是上好的鸭绒,韩文清却觉得身置冰窖,内心一片疲惫。前方是刀枪相向的敌人,后方是居心叵测的队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大脑怕是被人做了什么。

“别想了。”

韩文清感觉到叶修的手覆在自己手上,温暖而坚定,他听到身旁的人笑了笑。

“战争很快会结束的。”

叶修的声音淡定从容,轻松地决定了这场漫长战争的结束。

 

12.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便是源于他那复杂到极点的名声,自从他知道了这事,隔壁蓝雨军的副官黄少天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他是少数几个能在韩文清面前肆无忌惮的大放厥词的人,此刻说起叶修自是噼里啪啦说个不停。

“韩文清你们霸图的人是怎么搞得有没有纪律啊,赌博赌到我们蓝雨的地界来了,哎你说你整天来我们蓝雨收钱包也就算了,你那一个小列兵也在我们蓝雨抢钱还有天理吗有天理吗?话说这么厉害的人才怎么这么想不开去了你们霸图军喂韩文清你别走啊……”

韩文清觉得黄少天神烦,跟着也觉得引起黄少天神烦的叶修也神烦,他冷哼一声,瞧了瞧面前略显单薄的少年,“一、霸图军军纪不是摆设。二、霸图军不需要废物。”

他向来看不起一些不学无术来总部混军功的贵族少爷。

“我记得……”面前的少年悠悠说道:“霸图军貌似有一条特别的军规,若是单挑赢了韩少校,就可以免除一次违背军规的惩罚。”

韩文清颇有些意外的看了叶修两眼,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你想来试试吗?”

“试试吧。”叶修慢吞吞地说道,“少校什么时候有时间打?”

“现在,在这里,就可以。”

少校级别的办公室算得上是很大了,但也并不能和比武场相提并论。

叶修眼神一凝,他显然没做好在办公室开打的心理准备。

不过韩文清已经缓步走来了。

这人是要多暴力、没战术、不讲规矩啊!


13.

 

“老韩啊,据说联盟研究出了一种药,一种能把爱恨颠倒的药,是真的吗?”

“是真的,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成功过。”

“哦?怎么说?”

联盟想要让那些热爱着祖国的死士们吐露秘密,于是技术部想出了这么个方法,若是能将爱恨颠倒,让原本爱极了祖国的死士们憎恨祖国,便可以轻易套出各种秘密。

他们分析了大脑结构,组合了上千种成分,然后理论成熟了,他们迫不及待的进行了实验……

韩文清嘴角露出冷笑,“内心深爱着的人,即使选择遗忘,也不会去憎恨。”

韩文清出神地望了星空许久,这才发现身旁的叶修已经没了声息,他坐起来弹了弹衣上的雪,看到叶修紧闭着的双眼。

在雪地里也能睡得着,韩文清不由自主的皱了眉。

他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脸,“喂,醒醒。”他想着十来个小时以前,叶修便这样拍着他叫他起来,想不到这么快便换成了他叫叶修醒过来。

他这样出神的想着,未留意到下方的人忽然睁了双眼,将他的手用力一拉。

毫无防备之下纵然是韩文清也失了平衡,他凭着多年的反应力及时支撑了身体不至于压到叶修,“你——”

话还没说完,他便感觉到了唇上的柔软。

带着烟草的涩味和说不出的清甜。


tbc


————————————————————

终于在生日当天赶出了一个吻啊orz……


所以在挑选女婿的时候,叶老爹果断的翻了韩文清的牌。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