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中的世界

主萌韩叶、双花、喻黄、周黄、ALL叶
6,8之后再见

【韩叶】战争与和平(军团长韩X数学家叶)01~08

*韩文清生贺

*题目是乱取的不要介意

*本文架空,请不要带入历史

*某些地名组织名借用

*原本设定是短篇但不小心写成了小中篇,所以前面的章节分的有些奇怪

*思路单纯的双线设定

*ooc有


01.

 

“老韩,醒醒……”

好吵……

“老韩……快醒醒……”

好吵……不要再推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几天没合眼了……

“老韩……”

……

“老韩老韩……”

你有完没完啊叶……!

 

韩文清睁开双眼,入眼是陌生的天花板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一直锲而不舍的摇晃他的那个男人。

“哎呀,老韩你终于醒了,我照顾你好多天来着,多辛苦啊你可得好好拿出你们霸图军的军款来赔偿我……”话还没说完,叶修便感到一阵的天旋地转。

只是一瞬间,他便和韩文清调了个个,他勉强凝了焦距,眼中印出韩文清阴冷的面孔。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韩文清覆在叶修身上,一手按着床,一手卡着叶修的脖子,双腿卡住叶修的膝盖,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叶修怔了一怔,随即明了似的苦笑了下,低声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快说!”韩文清听不懂叶修在说什么,越发的有些焦躁。

“我叫叶修,是住在这座山上的普通村民,你的衣服里有你在军队的证件,上面有名字。”

“这一带不可能有什么村民。”

“原来有的,战时渐渐都搬走了,我是最后一个。”

韩文清明明白白地看着叶修眼底透着讽刺,也是,谁能想得到号称保护国家的军队,竟然连一山村民都无法保护。

他思索了一下,叶修的说辞毫无破绽,虽然这个人看起来颇多谜团,不过战时,没有谁有理由对一个陌生人坦白全部。

倒是他被对方救了,这个是事实。

韩文清脸色稍稍缓和,松开挟持住叶修的手,“霸图军军团长,韩文清。”

“早知道了。”

叶修揉着脖子,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中显得模糊且遥远。韩文清没由的想把他摁到怀里强吻,他把这个可怕的念头从大脑中扔出,他肯定是熬夜太久中邪了。

 

02.

 

“叶修是我见过最伟大的数学家,没有之一。”男人吐了口烟圈,声音严肃认真。

“说说看?”

“他破解了纳粹的全部密码组,并且成功将其传送到联盟本部,他给文件加了密码,每二十个字母换一组密钥。”

“要破他这么可怕的密码,你们还不如去破纳粹的密码。”

“不,他所用的密钥是有规律的。”

“什么规律?”

“用100种语言写韩文清的名字。”

 

03.

 

“不好意思。”韩文清看着叶修脖子上的红印,心里难得的有些愧疚,他竟然对一个普通人用了军队的搏击术,接连作战使他的精神近乎崩溃——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活人了。

“没事,反正哥已经习惯了。”叶修笑得一脸欠抽的样子。

“习惯了?军队里还有其他人来过这?”

“不,以前有一个很熟的朋友,也是军人。”

叶修脸上一直带着笑意,这让韩文清很不习惯,军队紧张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每个人都是一副毫无生气的脸——没有人知道自己能否活过下一场战役。

当然,这并不排除叶修这个人天生就欠抽的原因。

“老韩,该走啦,”叶修打断韩文清的沉思,“这座山上已经没有任何补给啦。”

 

04.

 

“叶修和那个叫韩文清的人关系很好?”

“嗯。”

“战争结束了,他们现在过得一定很幸福。”

“如果叶修还活着的话会是这样。”

“?”

“可惜韩文清亲手杀了叶修。”

 

05.

 

出了木屋韩文清才意识到形势有多严峻,纷飞的大雪盖住了整座山,风雪夹杂在一起扑面而来,凶狠地想要吞噬一切活物。

韩文清的脸被冻得生疼。“裹个围巾呗,老韩,又不是生孩子急什么。”叶修刚冒了个头,便打了个哆嗦扯着韩文清就又缩了回去。

“别这样看我,我也不想这时候出去找死,可是这雪已经下了五天了,”叶修脸上微微带了似苦涩,“我们的食物快不够了。”

韩文清抿唇,他记得他飞机失事的时候并没有下雪,也就是说,为了救他,这个人丧失了逃生的最好时机。

“为什么要救我?”韩文清紧盯着叶修,“你完全没有必要理会一个快死了的军人。”

“老韩同志,这说明我对组织的衷心不二我毫无保留的伟大奉献精神啊,你可不能死了啊,你还要活着回去向组织报告我置生死于度外的伟大情操。”叶修拍韩文清肩,语重心长,煞有其事,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不过韩文清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了,“说实话。”

他看着叶修那不负责任的笑容越发的心烦,不知为何,他总能轻易被这个人撩起心火。

“没啊,这就是实话啊,”叶修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好吧其实我想知道救一个军团长级别的人有多少钱拿?”他漫不经心地把围巾围在韩文清脖子上,“反正也回不来了,你就借我当个衣架,多带几件衣服出去呗。”

“我叫你说实话!”韩文清扯着叶修的领子撞在衣柜上,“不然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我杀的无辜的人不在少数。”韩文清眼神幽深的宛如从地狱爬出的魔鬼。

叶修对韩文清的威胁罔若未闻,他只是怔怔看着掉在地板上的围巾,深色的围巾并不显脏,地板上面也勉强算是干净,但他无端的觉得这围巾定是沾了一地尘埃。

片刻之后,他低低地笑了起来,“韩文清,有些事情并不是非要知道的。”

 

06.

 

“韩文清不爱叶修吗?”

“不,其实他很爱叶修,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爱叶修。”

“那他为什么要杀了叶修呢?”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很遥远的故事,好吗?”

“好。”

 

07.

 

此时的风雪稍小了些,叶修跌跌撞撞的跟在韩文清后面,他的腰上绑了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系在韩文清身上,暴风雪中的人就算面对面也看不到对方,他们之间拴着根绳子,不至于彼此走失。

只不过叶修实在是烦人,他跟在韩文清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扯动着绳子,一开始韩文清还以为叶修体质差跟不上,到很快他便发现,叶修对绳子的扯动竟是有规律的。

叶修竟然用绳子来回的频率打出了摩斯电码!这一发现令韩文清心下一惊,随即疑虑更深,摩斯电码或许一个普通村民也有可能知道,但是这般对摩斯电码的熟练运用,却不是一个普通村民可以做到的。

不过很快他便觉得自己若是没发现这是摩斯电码该有多好!

“老韩,走慢点啊,你身后是老人家走不动啊。”

“老韩,前方5米处据我估计有棵树,小心撞树。”

“嘿,刚才是我随便乱说的你还真信了啊?”

“老韩,你觉不觉得这雪白的挺像雪花糕的?”

“雪花糕。”

“雪花糕雪花糕。”

“雪花糕雪花糕雪花糕。”

韩文清愤怒的发现他饿了。

他用力拽了绳子,将叶修扯到他身旁,他扣住叶修的肩膀让他无法再动,本想说两句威胁的话让对方闭嘴,但偏偏拉近了距离,却看到了叶修结了层霜的睫毛正忽闪地看着自己,韩文清突然就心软了。

“等到了镇子上就给你吃雪花糕。”他拉了叶修的手,在手心上写到。

 

08.

 

但凡剑桥大学数学系的学生都听过叶秋的名字,从不上专业课,但是考试永远是第一,教授心血来潮弄来的高等题目总能做对,靠着乱七八糟的奖项补齐了缺课的学分,一路高升,大三时候,已经有无数教授等着他提前考研了。

简直是令人吐血的设定。

同系的张佳乐同样是天才,教授弄来的高等题目也能做对,也是无数教授的心头好,但偏偏和叶秋同届,于是便走上了漫漫老二的不归路。

在张佳乐第n次感叹“既生乐,何生秋”的时候,叶秋恰巧路过,一脸无辜的说了句,“张佳乐,你这是设定问题,就算没有哥,也会有王XX周XX什么,总之第一不会是你。”

据说为了这句话张佳乐追杀了叶秋整整一年。

一年之后叶秋笑着拍了张佳乐的肩,说,“乐乐啊,哥要去参军了。”

张佳乐其实是个好人,他虽然说是追杀了叶秋一年,但听到叶秋要去参军的消息的时候,还是红了眼圈。

“帮忙破个密码什么的……”

张佳乐眼圈更红了——谍报工作的凶险更甚于战场。

“所以乐乐你要小心,王XX和周XX大概很快就会来了。”

……

张佳乐觉得叶秋还是永远不要回来的比较好。


tbc


身为一篇生贺居然打上了tbc的我……

评论(9)

热度(69)